成功案例

北京同仁堂中医门诊

厦门立和中医门诊部【集团版】

厦门瑞来春堂滨北店【集团版】

厦门京凤堂中医门诊部【集团版】

厦门盛国荣中医门诊部

昆山大道中医门诊部

福州博医汇中医门诊部

广州文脉堂国医馆

广州江南国医馆

河南经元堂中医门诊部

江苏红运中医门诊部

泉州弘德中医门诊部

上海弘德堂中医门诊部

北京胡超伟中医门诊部

深圳兰花中医门诊部

浙江建标中医门诊部

江苏瑞德中医门诊部

江苏珍宝堂中医门诊部

广西同有三和中医门诊部

上海上慧中医健康管理中心

上海绿雅堂中医门诊部

广州鹤年堂中医门诊部

...


中医当前的形势和对未来的思考

浏览数:834

中医学的发展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而近代西医只有短短一二百年的历史,传入我国还不到一百年的历史。但是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医学,在近代西医学的冲击下,近百年来逐步退缩,而西医却出现了一日千里的发展。近年来随着医学模式的深刻变革,中医正逐渐为世界各国人民所接受,有句话说得好:“西医让人明明白白地死去,中医让人糊里糊涂地活着。”所以说中医虽然形势严峻,但前途仍是光明的。中医当如何认清当前的形势和未来的发展呢?我有几点看法,在此和大家共同探讨。
                                              一、当前中医所面临的形势
  中医现在所面临的主要形势是西盛中衰。从20世纪早期开始,中医逐渐从主体医学成为了辅助医学,中医人才减少,名医减少.
   1.社会形势
  (1)中医文化的衰落。
  中医文化是中医发展的土壤,是中医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也是中医复兴的重要途径,中医文化失落主要是长期以来西方文化中心论、现代科学霸权主义思想造成的后果。在这种文化观念的指导下,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受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中国的传统文化受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残,中医学也受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于是在医疗制度上、在教育教学上、在科研设计上、在医疗思路上,都出现了西化的倾向,使中医文化日渐的萎缩。
  (2)中医是科学还是伪科学?
  所有否定中医的人都理直气壮地说中医不是科学,甚至说中医是伪科学;还有一批人士主张对于中医“存药不存医”,认为中药有其合理之处,但中医理论纯粹瞎说。
为什么很多人提出中医是伪科学呢?直接原因是庸医、假中医泛滥,对中医造成了致命伤害,一些人打着中医的幌子,盗用现代科学的新概念、新名词,声称自己在中医药重大领域作出了“革命性”的发现与突破,其实,这些“发现”与“突破”既没有多少经验事实的支持,其理论概念、思维逻辑也模糊不清;深层原因是中华传统文化独特的逻辑思维被忽视了,用“科学”的视角对中医进行审视时,常常是不合乎 “科学”逻辑。在科学掌握着话语权的形势下,中医像野路子,似乎不适合登堂入室,自然就会被怀疑是伪科学。
毋庸置疑中医是一门科学,构成这门科学的,不仅仅是几千年来积淀的丰富经验,更重要的是在经验之上有一套完整的、驾驭经验的理论体系,这就是中医自身独到的科学方法。但是,它与我们经常接触到的、在现实生活中发挥着决定性影响的西方自然科学采用的方法论截然不同,因而难免引起人们的疑惑。中医是一门古代自然科学,更准确地说,它应当是一门复杂科学,它研究人体生命活动和治疗疾病所采用的主要是信息处理的方法,而不是西方自然科学(包括当代医学)所惯常采用的还原论。
  (3)中医自惭,自愧,水平停滞。
   现代很多学中医的人普遍缺乏自信,常常为了经济利益或者为了迎合患者的要求而丢掉了中医最根本的中药、辩证论治,开始开西药,或者学着西医不加辨证开始对症开药。放弃了对中医的学习和研究,放松了对经典著作的学习和理解。也由于中医地位的改变,临床实践的机会减少,加之科研方法的西医化,使得中医理论和实践水平停滞不前。
   (4)中医教育模式不符合中医自身的学术规律。
   首先是中医教育忽视中医文化的传承。中医药高等院校,应该是最有资格也是最应该弘扬中医文化的地方,但与中医文化密切相关的主干课程如:医古文,越来越被边缘化,很多成了可有可无的选修课。其次,中医教育完全按照西方科学模式进行构建,用所谓的现代科技来研究中医药。在中医院校,用动物来做试验或用分子生物学等来培养造模才是正统,而用符合中医理论的方法研究中医倒成了异类,传统中医被挤在人不欲见的偏僻角落。再次中医院校一版又一版的教材也变得越来越“现代化”,语言表达也越来越“标准化”、“客观化”,似乎这样一来,就符合“科学”的规范,学生们好像也就更容易理解中医、掌握中医了。
   中医教育还存在着硕士不“硕”,博士不“博”的共性问题。现在的中医研究生普遍存在中医基础差,临床技能薄弱的问题,发表论文中能体现中医理法方药的论文少,能体现中医原创思维和优势的论文少,运用西医还原论以及生物学前沿方法的论文多,科研方面也一味的仿照西医去做动物实验,殊不知中医有其固有的思维模式和研究方法,因此中医的博士不“博”,硕士不“硕”,中医没学好,西医没学会,这样下去,中医会出现“后继乏人”的可悲现象。
  2.学术形势
  (1)中、西医的地位发生了变化。
15世纪以后,随着新科技、新技术的发展西医逐渐取代中医成为了主流医学。而中医从主流医学变成了辅助医学。
  (2)中西医存在的几点不同。
   对人的认识不同,中医重“神”与“气”,西医重“形”与“物”。
   中医学将人体看成是一个完整统一、和谐发展、有规律可循、可认识的整体,是一种活的、动态的“气化结构”。组成人体这个形态的“物质”离不开“神”,人的形成进化是天地自然作用的结果,天地人对人体的影响作用大多通过无形的“气”,“气聚则形存,气散则形亡”。气的运动变化决定人体的生理活动和病理变化,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平衡协调与否,决定着人体生理功能的正常与否。
   西医认为人的形成进化以一定的物质形态结构为基础,以人体各个系统、器官、细胞甚至分子这些有形物质的有机组合为载体。每个人体甚至人体的各个部分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它自己的地位、功能和独特性,通过解剖和动物试验可发现这些结构组成及其功能基础。
对病的认识不同,中医重系统性、整体性,西医重具体性、结构性。
   “天人合一”是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重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环境以及心理与社会之间的统一关系,能够从自然、社会的大环境中观察研究人的疾病变化,探讨脏腑气血的运行,所以,具有联系性、系统性、整体性的特点。中医遣方用药针对的不是疾病的局部,而着重从整体上调节人体机能,恢复阴阳整体平衡,认为“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西医认为,疾病是机体在一定的致病因素作用下,因稳态破坏而发生的内环境紊乱和生命活动障碍。“病因”与“疾病”之间,具有直接的线性因果关系;“疾病”具有客观的标准,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就不能诊断为疾病。所以,“定量”是西医诊病的主要特点。
中西医思维方法不同,中医貌似辩证唯物主义,更重“辩证”;西医学貌似机械唯物主义,更重“唯物”。
   中医在疾病的诊断上,无论是对人的生理认识、还是病因病机的认识,都以所观察的“象”作为思维的基本要素,通过思辨来确定疾病其寒、热、虚、实的性质。定性是中医诊病的主要特点。但这种定性的思维过程不外乎“司外揣内”、“取向比类”,内涵模糊而缺乏精确。
   西医学以实践指明了西医研究的正确途径,即科学观察与精确实验。于是,西方医学广泛接受和吸收了自然科学的最新成就,从而在近百来得到了迅速发展。然而,西医学习惯以静态的时空特征看待人体,忽略机体内在的系统性、联系性及社会、心理等诸多特性,突出表现为局部性、生物性、机械性、孤立性。因而,往往在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上,表现为见病不见人。
  (3)中、西医各自的优势。
  1)中医学的特色与优势
整体论是中医学的特色。
中医学将人体看成是一个完整统一、和谐发展、有规律可循、可认识的整体。在中医看来,人体内部是一个整体,人体与外部环境也是一个整体。人体内部的各结构之间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各功能之间是互相协调、互相影响的。人和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之间也是密切关联的,中医历来重视人和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的联系,重视季节、昼夜、地理环境等对人体的影响,反映出“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的东方思想,这种整体思想贯穿于中医的生理、病理、诊法、治疗和养生等所有领域,整体论观念满足了现代的生物、心理、社会和环境相结合医学模式的需求。
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特色诊疗方法。
   辨证论治是在中医学基本理论的指导下,根据病人的临床表现辨别其病症的性质(病机),并依据辨别出来的病机确立治疗方法。这既是中医学的特点,也是其精髓,是其灵魂。中医学认为,人体发病,都有一定的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而发病后人体所表现出来的所有临床现象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与其他临床表现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每一临床症象都不是彼此隔绝、互不关联的,而是互相联结贯穿,各种临床症状的出现,也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一个有其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统一体。因此,临床上的“施治”,必须“辨证”,而“辨证”则又必须在中医学的基本理论指导下进行。这和中医学的整体观念也是密切相连的,里面涵有非常宝贵的辩证法思想。
治未病所体现的预防保健思想。
《内经》“治未病”包括三层含义:一为未病先防,二为将病防发,三为既病防变。未病先防,即未病者通过养生之术预防疾病的发生;既病防变,即对已发之病及早治疗,防止疾病进一步加重,波及其他脏腑。所谓“将病防发”,也可称为“邪伏防发”,即通过治疗邪伏未发之“将病”状态,防止疾病的形成。
最早见于《内经》的“治未病”思想,它强调“未病而治”的预防医学思想,与现今的医学需求不谋而合。21世纪,医学模式由生物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和环境相结合模式转变,医学理念也随之由治愈疾病向预防疾病和提高健康水平方向做出调整,这一调整说明新世纪的医学研究不仅仅以疾病为研究对象,而应该把人类的健康作为主要研究方向,而“治未病”思想恰恰满足了这种医学需求。
“治未病”的提出,既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医疗耗费,又能针对西医、西药各种治疗代价昂贵的情况,从根本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从而有效地提高健康水平,这不仅有利于中医在国内的长足发展,也有利于中医在世界范围内的不断推广;除此之外,“治未病”之‘上工治未病”体现了医学的本质,反映了医生道德的境界,开创了中医“治未病”的独特认识和精辟见解,至今仍代表着医学的前沿学科和发展方向。
   ④“治病人”所体现的个体化诊疗模式。
  临床中医生诊疗对象不是病,而是患病的个人。即使患同一种疾病,由于体质、年龄、性别、生活环境、精神状态等种种差异,不同的患者也表现出不同的临床症状、病机特点、疾病的发展和转归情况。没有任何两个患者在疾病演变中是完全相同的。所以,中医在临床中特别重视每个患者的个体特征,坚持以人为本的个体化诊疗原则,要求诊断、治疗和防病时,均应依据每个患者生理、病理的个体特征区别对待,注重医患双方的互动性和方法的实用性、有效性,此即中医强调的“因人制宜”。一般来说,个人的生理、病理特征在辨证过程中多已纳入中医“证”(证型)或病机的诊断结论之中。因此,作为中医诊疗大法的“辨证论治”,实已蕴含“个体化诊疗”的要素。
  ⑤调动疗法重于提高人体的综合抗病能力。
  中医药治疗目的在于提高人体的综合抗病能力和机体恢复能力,强调扶正以祛邪。中医药运用其调动疗法在治疗很多复杂性疾病及代谢性疾病上有较大优势。如糖尿病治疗,中药降糖并不占优势,但对并发症有很好的疗效;中药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主要是能明显延缓慢性肾衰的病理进程;而治疗肿瘤则是从整体提高人体的综合抗病能力与机能恢复能力入手,减少病痛,提高生活质量,延长存活期,减少放化疗的副作用,增强其疗效。对中风后遗症的康复,针灸有着较好的疗效,可提高患者的独立生活能力。
   2) 西医学的优势。
西医学采取的分析归纳法以及科学的观察和精确的实验的研究方法是打开人体奥妙之门,了解人体内部构造最有效、最实用的方法,在此研究方法的指导下,西医学广泛接受和吸收了自然科学的最新成就,从而在近百来得到了迅速发展。
西医学注重分析局部病理组织细胞的改变,观察细微而准确,在研究疾病发展的过程中,大都可用现代仪器测定,对致病因素(如细菌、病毒、肿瘤细胞)的确定,客观而精确,治疗手段先进而科学,抗菌素的发明,使在这之前死亡率极高的感染性疾病(肺结核、大叶性肺炎、败血症等)得到有效的控制而成为医学史上一个不朽的里程碑。近百年来,尤其是近十几年来,现代医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具有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并发展、完善了与之相应的各种检查设备、技术方法和治疗手段,填补了一个又一个医学史上的空白,诸如试管婴儿、器官移植等等,创造了许多人间奇迹。
  (4)中、西医各自存在的不足。
   1)中医学存在的不足。
  中医理论与方法创新不足。
  首先中医的理论与方法具有模糊性与主观性,造成了其创新的困难性。中医的许多理论是运用取类比象的形象思维方法、司外揣内的观察方法和阴阳五行的方法建立起来的。这些方法造成了的中医理论的模糊性和主观性。取类比象思维方法属于形象思维的范畴。应用这种方法作为研究人体生理、病理等的方法显然带有较强的主观性。司外揣内的观察方法是根据事物内部变化必将表现于外的原理,从其外在表现推知内部变化的情形,是从“象”到“藏”,但具有明显的不严密性和主观性,而阴阳五行学说作为古代的朴素唯物主义哲学虽有其合理的一面,但它们揭示的毕竟仅仅是事物规律很有限的部分,它们对医理的解释很多是主观和模糊的,具有多重假说的性质。
  其次中医学封闭性、保守性的特点,缺乏与外界进行信息交往的主动性、积极性,习惯于从已有的认识中寻找现成的“答案”,不愿意怀疑已经被普遍接受的观点,特别是古贤或权威的学说。这些思维特征深刻地影响着医家的进取心,阻遏了人们创造才能的发挥。
未建立中医自己的评价标准。
   中医和西医是两种不同的标准体系。在评价这两种医学体系的时候,不能使用统一的标准。中医应该有自己的评价体系,但是这种评价体系的建立应该从中医自身的特点出发,将标准化作为一个发展方向,而不是一个用‘多少’来量化的标准。”中医治病采用的是根据患者的病情、症状、体质等,进行辨证施治的。每个中医对病情的判断不同,用药的多少、方药也有可能不同,是一个需要用经验、实践、理论等来共同完成的。如舌苔发黄,是否所有的黄都一样呢?如浅黄、深黄等,每个中医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但运用中医这种方式治疗是相同的。如果将中医的标准“量化”了,中医、中药都用统一的标准、多少来衡量,对中医而言,这种标准化是很难建立的,而且操作起来也有难度。
  2)西医学存在的不足。
还原论的局限性,忽视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
  西医学在还原论思维模式的指导下,机械的把人体当做一部机器来看待,对人体的研究从组织、器官水平到细胞水平,又从细胞水平到分子水平,力求在最微细的水平上研究机体的结构与功能,却从根本上忽视了人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就好比把机器还原为零部件,但却没有了机器的功能和规律,最终没有办法解释整个机体的各种情况,还原论对于很多复杂性疾病的研究显示出它的局限性,比如高血压发生原因的研究以及各种自发性免疫系统疾病的研究,由于其影响因素太多,根本无法将其还原成单一因素进行研究,否则就很可能得到完全错误的结果。
单纯的“治病”,忽视了人体的整体性及人与自然、社会的联系。
   西医学治疗疾病仅仅着眼于所患的病,忽视了人的整体性与特异性。由于西医机械的生命观造成西医治疗疾病时见病不见人,“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忽略了人体是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整体。西医通过各种仪器观察,生理生化指标检测,从精确的数据中,按统一标准,判断病症,对症下药,重视病的普遍性,不注意人的特殊性。同时忽略人与自然、社会之间的联系,不注重人的精神、心理因素对疾病所产生的影响,这在现代医学模式下凸显出越来越多的不足。
基因决定论的片面性。
   西医认为只要把人类基因图谱绘出,人类延年益寿,祛病除疾的希望均可实现。但是根据国际基因库研究工程的报告,1999年12月已发现人类有30亿个基因,到2000年4月,被发现的基因上升到60亿个。而2004年8月的统计增加到140亿个。在国际基因库工程完成后,基因理论之父,诺贝尔奖得主之一Frances Crick意识到从分子角度去解释生命现象有局限性。他说:现在基因图谱描绘工作已完成,但对生命的认识仍是个迷。
   ④治疗方法主要采用对抗疗法、替代疗法,缺乏调动疗法。
   西医治疗疾病主要采用对抗疗法和替代疗法,即找到引起疾病的原因而消除掉,而不会充分运用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来对抗疾病,这在现代疾病谱的变化下凸显出越来越多的不足。现在代谢性疾病与免疫性疾病成为威胁人类的主要疾病,而此类疾病的发病机理比较复杂,现代的研究技术很难找到其明确的致病原因,对抗疗法的局限性就凸显出来,而调动疗法的优势也显现出来,比如对于糖尿病治疗,不能够单纯降糖,而忽略其并发症的发生,应该充分采用调动疗法,调动人体整体的抗病能力和疾病恢复能力来控制其并发症的产生。
  (5)中西医结合的必然性和渐进性。
  在新的医学模式和疾病谱的变化下中、西医都存在着优势,也都呈现出了不足,这就为中西医的结合提供了时代机遇,而中西医优劣的互补性也为中西医的结合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比如整体论和分析论的互补,对抗疗法和调动疗法的互补,治病与治人的互补,辨证论治与辨病论治的互补,这些互补性都显示出了中西医结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发展前景。中西医结合这种必然性要求我们要不断吸取中、西医的优势,弥补其各自存在的不足,开创出新的理论和方法,为人类的医疗和健康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中西医结合是大势所趋,但我们也要认识到中西医结合的渐进性,毕竟中西医结合时间尚短,很多思路与方法还需要不断的实践和探索。因此,在现阶段的中西医结合主张多形式、多思路、多方法、多层次的开展工作,不能强求统一,急功近利。完善中西医结合的理论,发展中西医结合学术,要遵循求同存异,逐步结合的渐进性原则。中西医结合事业需要几代人去总结理论,探索未来。
                                                二、当前中医存在的误区
   对中医认知的误区如同束缚中医的裹脚布,阻碍了中医的发展,只有走出中医认知的误区,明确发展思路,中医才有复兴之可能。
  1、研究中医与中医研究
 “研究中医”和“中医研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研究中医是用西医的思维模式和方法来研究中医,力求将中医科学化、标准化。重点是借用现在先进的科学手段来研究中医学基本概念诸如气、经络、穴位等的实质,或用动物实验的方法来验证某味中药或某个方剂的有效性。
中医研究是指在中医基本理论指导之下,即以中医的思维来对中医进行研究,中医的特点在于它对人体系统信息的分析和调整。它将有形人体用无形“阴阳气化”表达, “以天地人为主题,以精气神为生命之根”,以气为本,血为源,阴阳五行,脏腑经络,营卫气血,四诊八纲,望闻问切为核心,形成独特的理论体系。“中医研究”的重点是如何将中医理论进行充实和发展,面对人类疾病谱的改变,如何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提高中医药的治疗效果,以更好的保障人民的健康。
西医学注重从实验结果中获得结论,而中医是从实践中提升形成理论,所以中医的理论和方法是无法从实验室获取的。因此,当我们试图将现代科技手段应用到中医学中去的时候,最容易出偏差的就是思维。如果我们非得要用西医的思维来研究中医,或干脆将中医进行“肢解”,去迎合西医的理论体系,并称为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其结果只能是中医的理论和临床水平永远不可能有实质的提高,因为这一切都仅仅停留在对中医的验证,它已经失去了赖以延续的根基——中医思维! 所以说西医可以来“研究中医”,但中医要想创新,要想发展,必须要用中医的思维方式来进行研究,“研究中医”只是西医对中医一种无谓的验证,而基于中医基础理论之上的“中医研究”才能使中医有所发展。
中医治病追求的是效果,而这种效果只能从临床来获得,通过临床进行验证。我们要知道,要永远知道,“能体现中医生命力的是疗效”,因此我们对中医的研究应该从临床上找问题、找题目进行深入研究,解决实际问题,提高中医疗效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搞科研要把精力放在治疗重大、疑难疾病的关键技术上,目标是提高疗效,就是发挥中医辨证论治和综合调节的优势,特别是西医没有办法的病要进行深入研究。研究出的成果要让中国人认可,外国人也认可,中医认可,西医也认可。因此难度很大,必须共同努力。
   2、医学科学化与科学医学化
  科学就是确切的、系统的、分门别类的、理论性的知识体系。它包括以物质的运动、变化过程为研究对象即对“物之事”的研究,和以对物质的形态、结构为研究对象,即“物之质”的研究。前者以哲学为指导,后者以物理、化学为标准。培根说曾把科学分为三类:(1)记忆科学如历史、语言等;(2)想象科学如文学、艺术等;(3)理智科学如哲学、自然科学等。
有人说研究人类健康的科学就是医学,那么医学首先应该是科学,所以提出“医学科学化”,力求医学客观化、标准化。
那么所有的科学研究最终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人类更好的生存!而医学是一切学科中与人类健康关系最密切的学科,所有的科学成果都应为医学服务。检验某种医学是否有存在意义的标准不是看它是否科学,而是要看它是否能为人类的健康做出贡献。因此我认为不应使医学拜倒在科学的脚下,一味地倡导所谓的“医学科学化”,而应该重点思考如何使“科学医学化”。
   3、消除病因与辨证论治
   消除病因与辨证论治是中西医在认识论上的分歧,西医总是千方百计地先找到病因,然后去除病因,这种方法固然有一定的优点,但是也有弊端,比如西医对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疾病的治疗,多是一味的降压、降糖、降脂,结果虽然血压、血糖、血脂指标降下来了,但是病人症状的改善常常与之不成正比,且并发症丛生,也就是说病人整体的健康质量没有明显提高,而中医更注重对人体疾病发展的某一阶段总体表现的把握,即对“证”的研究,如对高血压的治疗,在对病人现阶段疾病具体表现的基础之上,辨证治疗,或平肝潜阳,或健脾祛痰,是病人的症状得到明显改善,生活质量也得以提高。
  4、对抗治疗与调动疗法
  对抗性治疗是西医的特征性治疗,即当发现人体的某项指标超出正常范围时,就马上采用药物进行干预,使之恢复到正常范围。如西医的抗菌杀毒疗法,它的弊端是忽视了人体自身对疾病的抵抗能力。
而正气调动疗法恰恰是强调人体自身免疫力的高低是决定人体患病与否的关键要素,即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认为在疾病的治疗中,首先应该是增强机体的免疫力即“正气”以抵御和驱除疾病。
   对抗疗法的害处是有目共睹的,最明显的就是抗生素和激素的滥用。上世纪60年代有人就提出农药、化肥对生态的破坏问题,引发了对环保的重视,同时医学界也有人提出抗菌素就是农药,激素就是化肥的观点,认为外源性替代和补充对生命健康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炎症是不是坏事,抗炎是不是都对,发烧、白细胞升高是不是都要对抗治疗呢?实际上机体的很多反应都是抗病的反应,有研究表明,用抗菌素治疗细菌性感染类疾病,药物作用只占1/5,其他4/5的作用是人体自身同疾病的抗争,我们要研究那4/5是如何来的,不能只停留在那1/5上。医学应把研究的重点从对病因、病理、病位的诊断转到如何增强机体自身的调节以防病抗病上来。
   5、治病与治病人。
   所谓治病是指将治疗重点着眼于病人所患的疾病,而忽略了人自身的整体性。所谓治病人是指在治疗疾病的时候把人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西医主要注重于治病,中医更注重的是治病人。
“人瘤共存”的现象体现了中医治病人观念的优越性。目前我们对待癌症的态度主要是早期发现早期治疗,而治疗主要是手术、放疗和化疗以及中医保守治疗。我们不能否认早期的手术及放化疗的介入能够在癌症的治疗中发挥一定的或者说很大的作用,但是不是所有的患者都适合这样的治疗手段呢?不尽然。我们在临床也看到很多癌症患者在接受了手术及放化疗的治疗后反而使生活质量下降,甚至加速了死亡。那么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种既能延长生命,又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法呢?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中医治疗癌症这一方向上,即所谓“保守治疗,人瘤共存”。
   为什么医学上会出现“人瘤长期共存”的现象?我们认为,恶性肿瘤的发病过程中,始终贯穿着“正邪相争”的过程,治疗时必须权衡机体与肿瘤(整体与局部)之间的关系,最终达到“治病留人”的目的。早期癌症病人,虽有肿块但尚未转移,此时“正盛邪实”,宜“攻毒祛邪”为主;中期癌症病人,肿瘤逐渐增大,病邪侵凌,邪正处于相持阶段,治疗上宜“攻补兼施”,或“攻多补少”;晚期癌症病人,肿瘤多已出现远处转移,邪毒得势嚣张,正气虚衰不支,这时如果一味攻伐,反而会加速病人的死亡,如果扶正培本,脾肾兼顾,“寓攻于补”,常能减轻症状,维持生机,使病人长期“带瘤生存”。  当然目前中医在癌症的治疗上也还存在不足之处,但是它为我们对疾病的治疗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和手段。
   6、治未病与治已病
“治未病”是指采取预防或治疗手段,防止疾病发生、发展的方法,是中医治则学说的基本法则,是中医药学的核心理念之一,也是中医预防保健的重要理论基础和准则。
而治已病,顾名思义就是指在机体已经产生病理信息的基础上对疾病的治疗。目前我们的医疗行为主要进行的就是这项工作。一旦机体发出了病理信息了,病人感觉不适了,我们的医疗行为才开始介入,这不仅影响了病人的生活质量而且不利于疾病的治疗,同时也是对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
未病是指未来可能发生的疾病 ,主要有以下三层含义,一,未病即为无病,即机体尚未产生病理信息,也就是没有任何疾病的健康状态。二是“未病”为病而未发,即健康到疾病发生的的中间状态。三是“未病”可以理解为已病而未传变。中医治未病理念源远流长,是中医学理论体系中颇具影响的理论之一。《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日:“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这从正反两方面强调了治未病的重要。
  7、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
形象思维就是利用直观现象和表象解决问题的思维。也运用判断、概念、推理这些逻辑思维形式,但这些概念、判断、推理又是寓于形象之中。
逻辑思维使人们在认识的过程中借助于概念、判断、推理等思维形式能动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认识过程。逻辑思维讲究绝对,而形象思维更讲究平衡。这是两者本质的区别,也是中西医思维的本质区别。
中医学的发展形成依赖形象思维,以比类取象的方法,用阴阳五行为依托,集各种事物现象或事物的某种属性,及生活中的体验,用形象思维把它们同人的脏腑、体表、器官系统起来;用阴阳五行所属的物质的表象属性,相互关系论述脏腑的关系。形象思维广泛地应用于中医的各科中,辨证论治的各个环节处处可见形象思维的踪迹,是以形象思维归纳,推理的结果,每个病的发展的各个证候,如同电影中的一个个定格,是疾病变化某一阶段的综合。
  西医主要是以近代以来的物理、化学、生物学、数学等学科知识为依托,运用实验、逻辑、数学等方法,以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病原生物学等为基础的医学理论体系。在获取事实方面,西医在近代以后越来越偏重实验,运用观察则偏重借助于仪器的间接观察;而中医基本上没有近代科学意义上的实验,观察则全部依赖于直接观察,同时中医还运用了一些非理性方法来获取事实;在整理事实方面,西医侧重逻辑思维方法,而中医者侧重非逻辑思维;在形成理论方面,西医采取公理化方法,而中医则采取思维模型方法。西医注重分析还原,中医注重整体过程;西医擅长以结构来说明功能,中医则惯于从关系中把握功能,这些都是中西医在思维方式的巨大差异。
  8、病从哪里来与治向哪里去
  西医总是千方百计地要搞清疾病的病因、病理、病位,然后去清除这些因素。比如高血压和糖尿病,现在西医研制的降压药和降糖药越来越多,可是虽然血压和血糖降下去了,并发症却产生了,血压高、血糖高只是一种现象。还有肝炎的部位一定就在肝脏吗?胃肠、胰腺、肌肉等处也有问题。搞清楚“病从哪里来”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要将疾病“治向哪里去”。如中医对非典、天花、麻疹、乙脑的治疗,不讲病因、病理、病位,但疗效却很好。不管中医还是西医,疗效才是最高的标准。有人认为医学的发展要有质的飞跃,在诊疗思路上不能专注病因、病理、病位上,应转到疾病的去向和转归上,这就是说要从“病从哪里来”转向“治向哪里去”。
  9、疾病医学与健康医学
 “疾病医学”是生物医学,它的核心是疾病,关注的焦点的是看病、找病、治病。“健康医学”是以健康为核心,关注焦点的是人的健康,是怎么让人更好的生活。
西医学把疾病完全看作是“恶”的体现,努力去发展能对之直接对抗和补充的替代性物质手段,以期实现其征服疾病和消灭疾病的医学目的。。比如对癌症的治疗,西医拿手的就是“割”。割掉就等于消除了病因,可在临床上常常看到,很多手术后的患者生活质量并无明显提高,甚至死亡,而中医学是“健康医学”,是以人的生存健康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它不去割掉肿瘤,而是让人与瘤长期共存,虽然没有消除疾病,但是病人的生活质量却得到了明显的提高。
  10、物质科学与生命科学
  物质科学,主要包括物理学和化学,致力于研究物质的微观结构及其相互作用规律。生命科学是研究生命现象、生命活动的本质、特征和发生、发展规律,以及各种生物之间和生物与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的科学。
   现代西医对病理的分析,目前已达到分子水平(如对遗传基因的研究)。由于西医以物质的粒子层次为基础,所以它治病就着眼于人体的生理,侧重于人体的生理结构。西医是从人体的生理结构入手来解决疾病过程中人体的功能和代谢异常等问题。如西药的使用,其药理过程是以人体微观结构的分析为基础的。所以在临床治疗上就只能采取“就事论事”的方法。人体是一个复杂的机体,人体生理上的各种疾病,从总体上说都是属于表象。而产生这些表象的内在的深刻的复杂的机制,西医受自身体系的局限,是无法对其进行认识的。
  中医的科学性不在于它对物质、能量的剖析,而在于它对人体系统信息的分析和调整。中医从一开始所关注的重点就是人的生命活动的各种现象和规律,受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它往往从整体来研究某一局部的生理病理现象,并以之指导临床。它更注重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借助于思辨的力量,从整体上把握了人的生命的本质。
  11、物质≠生命
  人们总认为只有搞清楚物质结构才能揭示生命的秘密,生命现象是宇宙中最神秘的现象,它不是某些物质简单的叠加,西医认为水,无机盐,蛋白质,核酸,维生素,脂类,糖类等物质是构成生命的基本物质,但把它们放在一起却产生不了生命,因此单纯对物质结构的研究永远无法揭示生命的秘密。我们应该突破所谓的“物质决定论”,走功能现象与物质结构并重之路。
  12、生命的共性和个性
  人们总是认为只有找到共性的,客观的规律才能揭示生命的秘密,中医更注重个体差异性,中医临床有不可重复性,主观性,随机性太强。这就要求我们要突破对抗性治疗的束缚,重视调解自愈治疗,重视个性化治疗,重视不同学说和流派,走调节自愈,个性与共性并重之路。
                                                           三、对未来中医的几点思考
    1.中医要自信,自强
    中医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曾经为中国及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前几年有人叫着要取消中医,消灭中医。这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对中国文化的无知,对中医的无知。我从事中医40年,重点是研究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几十年在浊毒理论的指导下治疗了3万多例患者,尤其出现肠化、增生等癌前期病变的,西医认为这是用药物疗法不可逆转的,可我们逆转过。中医学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它同西医不同,它的理论主要来源于临床实践,而非动物实验,它是在数千年的临床实践中经过许多代人的研究整理不断发展完善起来的,因此说它比西医更具科学性,因为人与动物毕竟有本质的区别,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疾病谱的改变,中医学正逐渐为全世界所重视,古老的文明又将要焕发出新的光彩,这是我们新一代中医工作者的神圣使命,因此我们首先要充满自信,医学的最终目的是治病救人,延年益寿,我们在某些方面要比西医做得更好,因此一定要自信,没有谁能打败自己,只有自己打败自己。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应该自强不息,奋勇拼搏,这是对我们自己负责,也是对绵延数千年的中医文化负责,更是为了全世界人民的健康负责。
  2.发展中医要创新理论
  理论是用来指导临床的,但是理论也是来源于临床的,随着社会、历史等等原因的改变,我们所面临的临床也发生了变化,疾病谱发生了改变,人类的年龄谱、饮食、体质等等都发生了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在新的形式下,把我们的中医理论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只要是临床证明有效的新理论,新学说就应该大力地支持和发扬。但前提是任何的理论创新都不能脱离中医本来的面目,否则也就谈不上是什么中医理论创新了。
   3.强化治未病的思想
   中医治未病理念源远流长,是中医学理论体系中颇具影响的理论之一。“未雨绸缪”,凡事预防在先,是中国人谨遵的古训。中医治未病理念的形成,正是根植于中国文化的“肥沃土壤”。中医的治未病思想虽源于二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但至今仍对人民的健康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现在国家提出了从“治疗疾病”向“预防疾病”重点转变的“前移战略”,这种健康维护理念的变化与中医治未病的主导思想息息相关。
  目前我们的医疗行为主要进行的是治已病。这不仅给患者造成了很大的身心损害和经济负担,也使得医疗资源遭到极大的浪费,因此我们今后应加大对治未病思想的宣传普及工作。各医院设立治未病专科,未病先防,既病防变。以最大限度地节约医疗资源,保障人民身心健康。
   4.实行三位一体治疗方法
   三位一体即是药疗、心疗和食疗的有机结合。其中药疗是核心。几乎所有的疾病药物疗法都是其核心疗法,通过四诊以辨别证候,依证施法,以法遣药,随证加减,以收防病治病之功。如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我们采用四步调胃法:疏肝和胃、活血化瘀、解毒化浊和健脾益气,分阶段辨证治疗,取得良好的疗效。心疗是前提:人的情绪因素对疾病的影响很大,中医说百病皆生于气,因此心理疗法也是一项重要的疗法。它包括心理调适法:(自我调节、自我激励、自我超脱、自我放松),以及改变错误思想认识、固有观念和心态,使患者树立战胜信念,忘记自己的疼痛。食疗药膳是基础。食疗药膳具有悠久的历史,食疗也是治疗,是治疗就要辨证,辨证施膳就是中医的辨证施治在食疗中的具体应用、“证”是食疗的前提,“施膳”以“证”为依据,证同治同,证异治异。辨证施膳包括因证施膳,因时施膳、因地施膳和因人施膳四个方面。总之,体现“虚则补之”,“实则泻之”, “热者寒之”,“寒者热之”等基本原则。
   5.必须与时俱进
   在中医发展的问题上,既要避免走所谓的纯中医之路,又要杜绝一味的“拿来主义”,要善于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只有不断吸收人类文明先进成果,才能为人类健康创造更多福祉。由于中医是个性化治疗,再加上中医各家对疾病的认识上有一定的区别,所以在辨证用药的过程中个个不同,缺乏定量的东西,或者说一个标准,需要建立中医的诊疗标准,这项工作任重而道远,需要全国的同仁共同努力。
  6.加大中医教学科研改革力度
  中医教学科研不能盲目效忠西医的方式。由于中医院校的课程设置是关系到中医生力军前途和命运的大事,中医学专业的课程体系,是仿照西医学的教学模式设立的,几经波折而勉强维持下来的中西医课时6:4的比例,出现了面面俱到,不能突出重点、不能保持中医特色的弊端。我们应该按照中医的教育特点和理论体系进行改革,包括教材、课程安排等。要遵循中医自身的基本规律和理论体系,建立有中医特色的、符合中医基本理论的科研方法,对中医的理论、临床进行改革,才能做出属于中医的科研来。
   7.技术只是载体,文化才是根本
  中医本来就先是一种文化才是一门技术,不能单纯的孤立的把她作为一种手段来使用,因为她其中包含了哲学的概念,是在哲学指导之下的一门技术,发展她的文化意义,比单纯的改变她的技术更有意义。文化的学习,不能离开她的根源,中医的根在于中国古代优秀的古典哲学如:老庄、易学,对其的学习和深刻理解才是学好中医最关键的地方。中医的文化核心包括“天人合一”的人文观念;治未病,防重于治的“防治思想”;整体观,“辨证论治”的思辨模式;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的治学方式;德业双修,本主道生的医德医风;精诚专一,淡泊名利,大医精诚的行为准则。
  8.建立中医评价标准和体系
  我们不应盲从于西医的评价标准和体系,这是自取灭亡,而应该根据中医自身的特点,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评价标准和体系,能把中医的特色发挥出来,把中医的优势体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正确地认识中医,喜欢中医,接受中医。中医的复兴大业才有希望。
  9.中医院改革方向
  现在全国范围内的中医院普遍不景气,这就要求我们的管理者要转变思想,与时俱进,要以中医特色作为立院之本、兴院之基。尤其是对一些中医特色疗法进行大力的支持和宣传,而不是去盲从于西医院的发展模式,那样永远无法同其鼎足而立,只会逐渐沦为他们的陪衬。
  10.防止所谓纯中医之路
  在临床上很多时候我们会遇到病人有这样的疑问“你们不是中医嘛,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做各项检查啊?为什么我还要同时进行西医的治疗啊?”等等,在人们眼里中医的诊疗手法就应该只有望闻问切,但是我们自己不能掉进这个误区里。很多人认为中医就是把脉看舌苔就可以了,其实大错特错了。很多现代检查手段只不过是中医四诊的延伸,如各种内镜的检查就是中医望诊的一种延伸。所谓的纯中医之路反而恰恰违背了中医的精神。我们必须在发展好传统的中医诊疗技术的基础上,借鉴现代的诊疗手段和方法,综合看待问题,防止所谓的纯中医之路。
   11.发展中医要从娃娃做起
   中医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华夏文明中的瑰宝,现在一些国家如日本、韩国、美国等都在花大力气对中医药进行研究,而我国作为中医药文化的发源地却萎靡不振,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墙内种花墙外香”的局面,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思,如果在这样下去,或许若干年以后,我们的后人要想学习中医,得跑到日本、韩国、美国去学,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振兴中医是我们现时代中医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和神圣的使命,任重而道远,它需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不懈努力,所以我们说要想振兴中医,还要从娃娃抓起,从小就要向他们灌输中医文化的精华和智慧,使中国的孩子们爱中医,信中医,支持中医,弘扬中医。代代相继,传承不息,只有这样,中医文化才可能长盛不衰,中医才能实现伟大的复兴!

联系我们

联系人:陈小姐/先生

电 话:0592-3229168

手   机:18559208638(微信同号)

邮 箱:214935344@QQ.com

地 址:福建厦门软件园二期望海路61号北楼908室(软件部)

 214935344